欢迎访问本站!

首页社会正文

烟台信息港:故事:奸臣之女上位记

admin2021-10-11143


天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摩羯大鱼

1

我叫夏莹,我爹生前是个大奸臣。

奸到什么水平呢?一天早朝我爹命人领了只梅花鹿进朝堂,指着鹿说他以为那是一匹马,问文武百官谁有意见,文武百官谁也没有意见。

我爹就笑,说你们是不是眼瞎,这明显是只鹿,你们看出来老汉在指鹿为马却选择不说,你们这些大奸臣。

于是天子就地赐了我爹块匾,御笔亲书。

升匾的那天我站在匾底下看热闹,见那黄杨木的大匾恢弘霸气,上头狂草龙凤飞翔。

只是有一事不明,不懂就要问,我问:“爹呀,圣上为何要你六天当猪?”

我爹拍着我肩膀,意气风发,“闺女,这四个字念独步天下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我爹就是这么横。

虽然横,然则横得很正直,谁也不逢迎,于是他就把自己横死了。

墙倒众人推,为了不廉价众人,我赶在唐小宝带人来抄家之前抢着将我家院墙扒了,金银财宝清点仔细,蹲在大门口等着他。

唐小宝没有让我久等,他来得稀奇及早,踏着晨光披着旭日的清辉,一身纯白官服衬得身姿颀长,袖袍迎着微风激昂,显得很有气场。

我仰面望着他,他却连正眼都不瞧我一下,只是指挥随从务必将财物搜索清洁,最好连一针一线也不要给夏府留。

我就蹲在那里看他们一趟趟搬器械。

搬了小半天终于搬完了,人们陆续而去,唐小宝走在最后。

我道:“唐小宝。”

他没有理我。

我道:“唐钰。”

他没有理我。

我道:“摄政王殿下。”

他止步,转身,面无脸色看着我。

两两对视,良久无言,他最后道:“你有没有私藏?”

我摇摇头。

他转身欲走,我溘然想起来我有。

我拔下头上仅剩的首饰,问他:“这支金钗是我身上最后一件值钱的器械,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,你要收回去吗?”

我这么说只是意思一下,据我所知他脸皮应该没这么厚。

熟料他跨前一步,毫不留情将金钗从我手中抽了已往,指尖触到我手心,冰凉冰凉。

他真不要脸,比我爹搜索起民脂民膏来还不要脸。

可是早年他明白不这样。

2

唐小宝初到我家时只有七岁,是个大眼萌小正太,单纯好亲,无比善良。

他跟我们中原的孩子不一样,眼睛眍䁖着长,瞳仁带一点灰蓝,随便眨一眨就给人一种深情款款的假象。

那时先皇跟我爹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长大,天下是我爹跟他一块打的,说好山河各自共享半壁,但最后我爹嫌累,就跟先皇说否则我替你管戎马吧,经常跑赛马、带带兵还能防止过劳肥。

先皇欣然应允。

,

诚信在线

诚信在线(www.wankeeshoes.com)现已开放诚信在线手机版下载。游戏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用实力赢取信誉。

网友评论

1条评论